Sweety

狡啮慎也|青黄|关智一|福山润|关俊彦|速水奖|中村悠一|小西克幸|近藤隆|psycho-pass|code geass|fate zero|trinity blood|mirage of blaze|honey and clover|nana|the vampire diary|true blood

心上鲸:

让她降落 · 记曼丽


“我不怕死,我怕死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你。”

她是敢爱敢恨的小妖女,为爱而活,向死而生。

她时而娇俏时而冷漠;她时而清纯时而魅惑;她滴水之恩,以命相报。有一个人照亮了她的灰暗,她所有的爱恨嗔痴便只为了他。

其实我并不介意明台不爱于曼丽,因为很多很美好的感情未必一定要是爱情,他们是生死搭档。彼此间绝对信任,行动中无间默契,愿意为对方付出和牺牲。男才女貌,豺狼配虎豹。

[青黄]背阳处之人[嫉妬心シリーズ2]

顿珍汉小空知:

好久没发青黄了有点小紧张呢。




这个意味不明的系列应该还剩一篇土银3z我最爱的3z哦哦哦但是在土银之前也许会先有原创耽美喵喵喵?【躺




通篇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思路已经起飞【升天.jpg




------




背阳处之人


 


1


这是青峰大辉这一夜第三次因为膝盖的隐隐作痛而从不安稳的睡眠中皱着眉醒过来。这一次他终于有些按耐不住,烦躁地坐起身。


第一次被痛醒的时候他蜷起身体去揉膝盖的动作弄醒了旁边的人,金发的男人翻过身用手臂缠住他的脖子,用睡意浓浓的声音问,「腿很痛吗?」


黑暗里他看到黄濑依旧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刘海滑落下来和睫毛纠缠在一起,温热的呼吸落在他一侧脸颊上,于是他也转过身去抱紧他,仿佛疼痛就真的消退下去一些。


第二次再醒过来的时候依旧是拥抱的姿势,只是略微分开了一些。青峰不想再吵醒黄濑一次,所以没有动,直到痛感变得模糊最终被睡意盖过。


第三次醒来的时候,黄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身到另一侧,也许是太热了,也许是做了梦。他懊恼地悄悄地坐起身,摸向负伤累累的膝盖。


青峰在黑暗的房间里缓慢地呼吸着,他的手绝望地在被子里想要抓住旁边的黄濑,又担心会弄醒他而作罢。他陷入这一晚最沉重的低潮,任凭疼痛和挫败感一起狠狠鞭挞在他后背。


大约过了两分钟,似乎没有刚才那般痛得难忍了,于是他又悄悄地躺下来。


背对他侧着身的黄濑其实醒着,他不敢动,怕被青峰发现他的眼泪把枕头打湿了一片。


 


半个月前,青峰所在的球队本季常规赛最后一场的第二节,一次简单而强力的进攻意外让青峰这几年多次受伤的右膝再次报废,下场紧急处理的时候就队医宣布了这个赛季接下来的比赛可能全部缺席。


「这是他这几年伤得最重的一次。」队医抓着教练的肩这么说,叹着气摇着头,仿佛还有更悲哀的事实未能出口。


那场比赛黄濑就在场下,他终于从忙得天翻地覆的工作里抽出时间去看了青峰的比赛,场边他兴奋地像是青峰大辉头号球迷。周围那么嘈杂,青峰摔倒时右腿一软砸在球场地面上的声音他却似乎清楚听到了,心跟着狠狠一沉。


青峰拖着那条紧急处理过的腿一瘸一拐从球队控室走出来就看到黄濑在外面等着。


「没事吧,小青峰?」他的眉头很少见地皱着,表示他真的在担心了。


「也不是第一次啦。」青峰耸耸肩。


「还要回到赛场去吗?」


「就算只是在场边坐着也要回去啊,不然会被其他人觉得我被撞废了的吧。」


黄濑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教练突然从一旁插了话,「大辉你现在就直接去医院吧,刚刚联系了木下医生,已经在准备帮你做检查了。」说罢拍了拍青峰的后背,然后转身往赛场的方向走。


「好。」青峰意外地没有什么反抗情绪。


「我也一起去。」黄濑的语气里夹带着有些幼稚的顽固,仿佛他知道青峰会回绝他一样。


于是青峰点了点头,像刚刚顺从了教练的吩咐那样答应了黄濑的陪同。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黄濑整个人都流露出想要与自己肢体接触的冲动,比如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或者抓住手、抚摸下脸颊什么的,但又因为各种原因在克制着。他并不经常这样子,通常他只是随着兴致任性地冲上来拥抱或者勾肩搭背什么的。这点微妙的不寻常让青峰有些发慌。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他只好蹙起眉低下头从黄濑身边瘸着腿走开。


黄濑马上追上来,略突然地揽过青峰的肩膀,又不是搀扶,又不是安慰。


青峰愣了愣,从黄濑那里传来的热量几乎灼痛了他。


 


像黄濑这样走到哪里都亮晶晶的人,无论做些什么好像都透露出一种神灵眷顾的感觉。在众多迷恋她的女孩子里选了谁作为女朋友也好,在各种各样可以轻松玩转的运动项目里坚持了哪一项也好,在那些想要与他签约的杂志社里最终投向了哪一家也好。


青峰不记得是谁跟他说了这样一段话了。


而实际上,黄濑没有在那些对他前呼后拥的女孩子里选择恋人,也慢慢地变得很少打篮球,最终也没有成为任何一家杂志社的专属模特。


尽管这样似乎让那一番「神灵眷顾」的发言似乎更加有道理了,但青峰仍然觉得难以苟同。他并不觉得他是黄濑的某个选择,也没有觉得被眷顾。他身边的那个黄濑,不是其他人眼里行走的光环,就只是黄濑而已。也许是过去的那个自己习惯了被黄濑捧得很高,也许是他在自己身边总是过分黏腻,青峰觉得自己像是黄濑世界里的太阳。他总是会答应他任性的约球,尽管会嫌弃地推开他嬉皮笑脸告白的脸最后却还是任由他贴在肩旁背后看杂志打游戏。


青峰因为掌握着莫名的优势心理而有点骄傲,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让黄濑开心或者难过的办法。


这么多年里,他都是这样爱着黄濑的。


 


「好了吗?我转过身了哦。」


黄濑背对着站在马桶边的青峰,根据减弱的水声判断他应该尿完了。


「小青峰真是的,有什么好害羞的嘛。」他架住右膝还绑着绷带的青峰,搀扶他走出卫生间,「又不是没见过。」


「连嘘嘘你都要盯着,黄濑你有没有点廉耻啊。」


「话说小青峰你刚刚是不是没有冲水啊?」


「哈?」青峰不可置信地看向黄濑,「你都不知道帮我按下冲水的吗?」


来医院探病的队友敲门打断了关于到底该谁冲水的争论,黄濑不得不飞快地返回卫生间操作按下了冲水键,然后打开了病房门。


「哟,好久不见。」队长后面跟着其他几个队员纷纷跟黄濑打了招呼,大概是黄濑来看了很多次比赛的原因,大家似乎都跟他很熟了。


「搞什么啊,怎么都来了。」青峰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队长不客气地往床边一坐,拿出年长几岁的架势勾住青峰脖子,「傲娇什么啦,明明很期待我们来看你的。」


这种男生间亲昵的动作总是传染性的,站在一边的相较年轻了许多的队友也不见外地揽过了身边的黄濑,「而且还不告诉我们病房的房间号,幸好问了黄濑前辈。」


虽然加了敬称但是那个亲密的动作依旧让青峰微微介意了一下。他多瞪了两眼,才发现黄濑那家伙今天穿了开口略低V领的T恤,因而更加介意了。


「季后赛没了我这么慌张吗?」青峰惯用的傲慢语气此刻有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队长手上用了用劲,算是对他嚣张态度的教训,「大辉就好好养伤啦,在你回来之前我们会努力不要输掉的。」


大家都笑起来,好像都坚信着这个赛季或者以后什么时候青峰一定会回归一样。


明明都没有恶意,但这矫饰着轻松气氛的笑声和每个人都装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态度让青峰焦躁起来。他看向了正在和他的队友说笑的黄濑,忽然平白无故心生了负面的情绪。


直到好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从他内心那谭挫败的沼泽里捧出的滚着泥水的嫉妒。


在送走了探病的队友之后,他恶作剧一样扯着黄濑的衣领问,「他们什么时候有了联系方式的?」他一边回想着黄濑和他的队友打成一片的样子,一边皱着眉有些凶煞地这样问。


 


早在前几年,每次受伤之后青峰总是会追问着他的医生问什么时候可以重返赛场,好像仅凭年轻气盛就可以令所有扭伤撞伤摔伤和筋骨的磨损魔法般恢复。


而这一次连黄濑都察觉到青峰对他的恢复进度并没有那么在意。


在那个青峰反复醒来的晚上之前,刚结束了几日的加班回到家的黄濑一进门就看到翘着腿躺在沙发上的恋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翻着他工作的杂志社这个月出的新刊。


「今天也好晚。」青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些埋怨,又好像只是平时那副带了点脾气的强调。


「在等我?」黄濑踢掉鞋子走到沙发边坐下,侧过身去看他看到了哪一页。


「『黄濑那家伙每天就在忙着搞这些东西啊』我刚刚正在这样想着,」青峰翻到最后一页,看着挂着黄濑头像的主编留言,「『女性fashion什么的好复杂啊,指甲做着这样亮晶晶的到底哪里好看,黄濑也挺能干的嘛』在想着这些。」


「是在夸我吗?」黄濑有点得意地笑了。


「谁在夸你啊。」青峰爽快地否认了,坐起身丢开杂志捧住那颗洋洋自得的脑袋去吻他的嘴。他冲动地想要久违地把这个家伙干到哭。


注意到对方还在介意着伤愈中的右腿,黄濑一个翻身骑上青峰的胯。「多少夸我下也不会怎样啦。」他抓住那只穿过耳边碎发停留在他脸颊上的手,笑得有些暧昧。


——真是得意过头了啊这人。


青峰缓缓闭上眼去回应黄濑的殷勤。他忽然觉得像是被他怜悯了,又或者是他的膝伤在嘲笑片刻前他想要干哭对方的想法。他越是想要起身压住黄濑分开他双腿粗暴又温柔地满足他,就越是介意着他受过伤的腿。明明已经隐隐绝望着不去考虑什么时候可以复出了,却又在这种时刻为了无力感而恼怒。


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羡慕起了黄濑。


他羡慕他怀里这人仍然能够奋勇直前无牵无绊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羡慕他在所有人面前都那么从容而闪亮,甚至羡慕他有两条不出毛病的腿。有一个瞬间他觉得黄濑太过明亮,让他身边的自己仿佛站在那光芒所带来的阴影里,几乎要为了这个时候挫败无力的自己而抱头痛哭起来。


 


那个晚上,他不断地被疼痛从梦中唤醒,似乎已经在慢慢好转地伤势又恶化了一般让他不安。之前尽量表现着不那么在意的样子而这个深夜他真正因为担心着之后的职业生涯是否还能继续而恐慌起来。


他那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和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几乎就要坍塌了。


已经是第三次醒来的青峰一动不动坐了好一会儿,窗外似乎已经有了一丝临近破晓的微光,仿佛是为了抵抗那微弱的亮度,他侧身躺下来抱住面向窗户的方向睡着的黄濑。他蜷在了他的身影下面,嗅着他发丝上好闻的香波味道,想要重新睡去。


然后他紧贴着黄濑后辈的胸口感觉到细微的颤动,像是那个人正在安静地忍着不要哭出声来。


青峰像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样闭起眼睛,任凭那份有些悲哀的温柔和苦涩的睡意如同浪潮一般覆盖过他。


 


不久之后,青峰去见了主治医生进行了复查。


他花了一段时间去消化对方给出的复杂解说,就和以前受伤一样,总是要解释着一大堆的医学术语和结合他的职业运动所展开的实践性分析,全都是不重要的信息。他只关心是不是能够正常回到赛场。


「下次同一处再遭受这种程度的上海,你的职业生涯要彻底报废了。」


于是他只记住了这样一句话。


青峰想要自嘲地笑一笑,像所有饱经沧桑的人嘲笑年轻的自己那样。


他捧着那份死缓的判决回到了他和黄濑的家,意外提早下了班的黄濑正在收拾着行李。「要去哪里?」他皱着眉问。


「临时要出差两周,去欧洲。复查结束了?长濑医生怎么说?」黄濑站在他的行李箱旁边,像是一只随时都准备飞走的鸟。


「一定要去吗?」青峰皱眉的样子变得更加深重了一些。莫名地,那种被阴影所压过的感觉突然袭向了他。


「只是两周。」黄濑看着他,表情略微困惑。


青峰在那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段时间以来纠缠他的烦躁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他在嫉妒。他嫉妒此刻这个时刻都能够为了事业而奔跑起来的黄濑,他也嫉妒那份能够让黄濑从自己身边分神的事业,嫉妒那些和黄濑如此相熟的备战季后赛的队友,嫉妒世间所有能从黄濑身上得到眷顾的一切。他心里那个魔鬼从挫败的泥沼里爬出来欢呼一般高高抛起了嫉妒的礼帽。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已然承认了那个「神灵眷顾」的滑稽说法。


「长濑医生说,再乱来一次的话我就真的要退役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黄濑怔怔地盯着青峰的脸看了一会儿,仿佛想要捕捉什么转瞬即逝的脆弱。


「现在就要出发吗?」青峰向着他脚边的行李扬扬下巴。


「我可以找人替我。」黄濑停顿了一下这样答道,「果然还是没办法丢下小青峰一个人。」


「只是两周。」他重复了一边黄濑刚刚的话。


「但是……」


「够了够了。只是膝伤而已,你要可怜我到什么时候啊白痴黄濑。」青峰偏着头不耐烦地提高了音量。他防线上最后的骄傲将方才的嫉妒化作武器向着面前这人开了枪。


「我并没有在可怜小青峰。」黄濑看上去很冷静,「就算我不做什么的话小青峰很快就会没事的,至少这种事我还是清楚的。」


青峰看了看那张冷静的脸,说着「是吗」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我最讨厌给小青峰添麻烦了。」黄濑耸了耸肩笑了笑,「那么,这两周你要乖乖在家休息哦。」


「别说添麻烦什么的。」青峰回头看向他。


黄濑很快就收拾完拉开门向他道别然后离开了,像是刚才那个就要争执起来的对话没有发生过。青峰坐在沙发上仿佛要打发走什么念头那样开始看医生写的诊断书。他试图区分着每一个字眼的严重性,好像这样他就能权衡出以后的比赛他能怎样打。然而他只是更烦躁了。


墙上挂钟的指针朝他挥出影子,茶几上黄濑临走前打开的加湿器远远甩出雾气将他笼罩,身后的落地灯将光打在他后背。


忽然间刚刚所有出于防御而爆发的情绪哗啦哗啦掉了一地,滚烫的爱意漫过他的胸口让他想要把黄濑留下来,从那即将失去光亮的两周中将他夺回来。他丑陋的嫉妒也好糟糕的防御也好都是他不想承认的软弱,他害怕他不能骄傲地站在赛场上就与他害怕打开家门黄濑不在那里如出一辙。他一面嫉妒他如此明亮,一面又贪婪着那份光亮所带来的热度。


这样的自己根本算不上是黄濑世界里的太阳了啊。


行李箱轱辘滚动的声音突然传过来,紧接着门锁被旋转,那张控制着他息怒的脸重新出现在门口。


「不想去了。」黄濑叹着气神态自若地这样说。


 


——他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太阳。


 


青峰这样意识到。黄濑才是他世界里的太阳,在每一个清晨将他吻醒,在自己无法入眠的夜里不吝啬地分享每一寸温暖,只是笑起来的样子就多少将痛苦和烦恼驱散。


他是多么嫉妒那个拥有了太阳的自己。


 


他走过去拥抱了他。


那份拥抱的热度几乎灼痛了他,像是突然走到了正午的阳光下一般,他抬起手遮住眼睛。


 


FIN

好物分享笔记:

Mikki_💜:

最后到家的邮了一个月的宝贝|ω・`)
我相信它已经被安利烂了,Lunasol巧克力眼影盘02号色。
使用感受是美好的,一打开眼影就能闻到巧克力的味道,虽然有些飞粉,但是继承了日系眼影的软糯感,作为日常系眼影很合适。个人觉得和清淡挂的elegance相比显色度还是很高的,不过比较残念的是右下格上的金色一蹭就没了心里苦啊(;´༎ຶД༎ຶ`) 
总之使用起来还是很舒服的,对于我来说是一款可浓妆可淡妆的产品。优势比较大但是并不是一款多元的眼影,没有太多变化,不过这也是大地色眼影的通病,无可厚非。

这次晒物就先到这啦✧*。٩(ˊᗜˋ*)و✧*。之前之所以没更定妆是因为还有一罐最重要的东西在路上我还没拿到_(:3」∠)_我一定尽快更真的。定妆里边有很多我自己都很惊讶的好物,会尽快和大家分享。好啦先到这啦,咱们下次再见吧!⁽⁽٩( ´͈ ᗨ `͈ )۶⁾⁾

请赐给我幸福吧❤️

Ivy婧儿:

我的2015,参赛片,请大家多支持哦!😛😘

怎么能有这么美轮美奂的歌

莫西顾:

这看起来像是一篇日记,实质上它也的确是篇日记。我的脑细胞已经忙死了,没空做梦。

最近被学校临时安排的实训搞得分身乏术,加上期末的紧张的复习,差点暂停了LOFTER的更新,老天保证,这几天我耳机都没碰过。

今天实训的课堂上,培训经理再次谈到了“职业规划”这个话题,后来我和他进行了短暂的交流,我说我们还不成熟,不清楚要走什么路,我只是慢慢在摸索着,做到最一些最基本的事情,尽量不要被别人拉得太远。有太多很长远的问题,被提前到现在,我还要想想,因为好像“未来”这个字眼我们总是避无可避。不问过去,不畏未来,其实太难...



Hollow to the touch,

虚伪的相处,
Make mischief at your best
损害你至深。
I’d follow at the cuff,
我将追随而去,
Fake belief and rest
依靠信念的支撑。
With frozen feet I’ll move
迈开冰冷的双脚。
The winter brings a new,
新的冬季已经来临,

Though shallow in my shoes
顾不上随身负重的单薄,
Left Holland bruised
义无反顾地离开这里。




莫西顾:

今天每日推荐给我推荐了鸟妹的这首歌,看了看网易的歌手详情页,不大火,热度排在了19位。说实话,我不会觉得哪一个歌手的歌曲全部很好听,所以说当以为暂时都不会有惊喜的时候,这时候出现了这首歌简直像中了头等奖!《Strange Birds》这首歌是Sia为Birdy写的,歌曲里有着Sia很浓重的个人风格,加上荡气回肠的旋律和弦,最后却只是美丽的伤口,和一份绝望的爱情。


歌词:


Little ghost, you are listening,
小精灵 你在认真聆听
Unlike most you don’t miss a thing,
正如大多数时候一样 不会错过任何的事情
You see the truth,
你目睹了真相
I walk the halls invisibly,
没人注意我从大厅走过
I climb the walls, no one sees me,
没人看见我翻越高墙
No one but you.
没有人 只有你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 birds
你总是喜欢独立独行
Now I want to fly into your world
现在我想要融入你的世界
I want to be heard
渴望怀抱
My wounded wings still beating,
我受伤的翅膀仍然在振动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r inside…
你总是喜爱我内心的陌生人
Me, ugly pretty.
丑美参半
Oh no, no, no, no x 3
哦 不 不 不 不X3

Oh little ghost, you see the pain
哦 小精灵 你看到了伤痛
But together we can make something beautiful,
但只要我们一起 就能让一切美好
So take my hand and perfectly,
所以牵起我的手 虽然不尽完美
We fill the gaps, you mimic three,
我们将弥补不足 共创美好未来
I was meant for you, and you for me.
我们命中注定只为彼此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 birds
你总是喜欢特立独行
Now I want to fly into your world
现在我想要融入你的世界
I want to be heard
渴望怀抱
My wounded wings still beating,
我受伤的翅膀仍然在振动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r inside…
你总是喜爱我内心的陌生人
Me, ugly pretty.
美丑参半
Oh no, no, no, no x 3 (Repeat)
哦 不 不 不 不x3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 birds
你总是喜欢特立独行
Now I want to fly into your world
现在我想要融入你的世界
I want to be heard
渴望怀抱
My wounded wings still beating,
我受伤的翅膀仍然在振动
You’ve always loved the stranger inside…
你总是喜爱我内心的陌生人
Me, ugly pretty.
美丑参半


不考虑金钱、地位、颜值,只因为对方的性格、品质、内在而产生的纯粹的爱,在长大成人之后真的很难实现。一旦遇到了这样的爱情,随着对彼此加深的了解,虽然会有幸福甜蜜的时光,但同时也会担心对方是不是依旧像自己爱他那样纯粹如初,这种害怕被对方厌倦的不安心情也会随之产生,从而使得这份爱情变得沉重。所以每次看到美咲为小兔老师一反常态的表现而不安、小兔老师在摩天轮上对美咲坦白自己的心情那一集时,就会有一种特别能够感同身受的感觉。纯粹的爱必定会变得深刻而沉重吧...我宁愿不断追求这样一份苦大于甜的真爱,也不想随便接受一份平淡和谐、门当户对的虚情。

仆の先には君がいて 君の先には仆がいる 
他の谁もいない 二人だけの场所 
それが仆の全てなんだ それが仆を軽くしてるんだ 
もう何処へも行かないで 
约束の场所はいつも 阳だまりの香りをさせて 
仆の足もとを 照らしているんだ 
君のことが好きだよって そう言える仆が好きだから 
胸の奥でそっと「ありがとう」 

马上7月8号就要到了,期待与新的纯情罗曼史相遇,期待中村老师为我们带来的又一份夏日的心动和甜蜜💓

灯灭棋倦:

我有个朋友。

五年前认识的,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鲜网一个默默无闻的耽美写手。

我很喜欢她的行文风格,就是出人意料的喜欢,会给她每篇文章送花,评论她每篇文章。

事实是她的文章只有三十的阅读量,二十五来自于我,那仅有的花和礼物也都是我送的。

我每个评价她都会回一大段的感谢语,我觉得,嘿,这个姑娘是个挺纯朴的人。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混到一起了,她是台湾人,我们交流用的是line。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熬夜,经常大半夜好友列表里只有她还亮着灯,消息敲过去。

“嗨,怎么还不睡?”

“赶稿呢。”

她是个过分勤奋的作者,但她文章阅读量也仅仅上升到一百多而已。

认识她的第二年,她的文章上了鲜网的首页推荐,她很拼她基本每天三更。

那时候有了很多新的人喜欢她写的小说,我睡醒去看她的文章下面满满的礼物和金币。

我说,“喂,你可能要成为著名写手了。”

“我会加油的!”

那个时候我们依旧每天商榷故事的梗或者因为男主角用的润滑剂是什么牌子,两个人雀跃着聊到大半夜。

她那个时候,没有人来签她出书,她就自己印刷书只做一本给我,还签了她的笔名。

“以后我出名了,把这个拿去卖。”

她总是喜欢手写卡片寄给我,跨过一个海峡,我足足收了一叠耽美风十足的明信片。

我琢磨着,也没啥好回送的,我有一个bjd娃娃养了大半年了当亲儿子养的,咬了咬牙寄给她了。

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很棒的耽美写手,她要提起她名字的时候,别人会说“哦,是她啊。”

我笑着回复她,我说那我就当一个很棒的读者吧。

我们两个处到一种很好很好的友情境界。

“同你亲到无可亲密后,明知友谊万岁是尽头。”

原来这句话是真的,认识的第三年她失恋了,我又处于难得的低潮期,两个人很默契的互不相理。

我换手机了,卸载了line便也记不起再下载,她也从鲜网迁移到了晋江,也在她失恋的同年,失去什么定然有另一样东西来偿还。

那年她突然红火起来,微博网站贴吧上都在推她的文章,连她很早之前的文章也被翻出来,她开始频繁的出了书。

原来她的书可以卖钱这句玩笑话突然成真了。

想过了一万种和她重逢的法子,找了一万零一个借口打消了念头。

说起来颇微妙,感情这种东西,就像一坛好酒,埋在土里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滋味,都在猜测有多甘醇可口,如果挖上来可能会很失望。

我注册了一个晋江号,批了一个马甲,默默看着她的每天更新,给她送花给她评论。

直到前晚,她发了一条微博,是一个bjd娃娃的照片,被保养得很好,唇上的亮油都没干裂。

她说“你儿子我给你养的很好,能看见的话来领回你儿子吧,我再附赠你一个女儿。我还想大半夜和你唠唠嗑,我还想和你讲那些dirty梗,你能看见吗?”

我挺开心,我抹眼泪是因为太开心了,我记挂着的人也一直记挂着我。

但我不会去找她,那坛子酒永远埋在土里才是绝世好酒。

你看,你终于成了一个很棒的耽美写手。

我也,一直是你的很棒的读者。


寒昔木:

小时候住在城市,一天天渐渐成长就开始向往更大的城市,高考后如愿来到独自一人的地方,却仍将生活过的不尽人意。

只有离开久了才会深有所感,内心从幼时一直支撑自己的,自始至终都只是依赖幻想产生的感觉。我们都不会否认自己对生活的贪欲,不断被打压却也不会停止渴望。

让你拥有的一切在心之所向的地方留下痕迹,尽管此刻为你所属唯有微尘。

晚安。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重温横泽隆史的场合了~没办法,就是最爱吃中村春菊老师的这一套~回头想想,发现世界第一初恋竟是我的入腐作,可能因为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把,所以发现这个事实的我还是既有些许惊讶但又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www世界第一初恋和纯情罗曼史虽然不是我最最喜欢的动漫,但却是我重温次数最多的作品,也是恋爱类动漫里最喜欢的。在没看横泽隆史的场合小说之前,最爱的CP一直是宗律。两人之中更爱高野多一点,因为他能力出众,却又行事低调;内心纤细,却又故作坚强。忧郁而专情,对于所爱之人温柔而又宠溺。但看了横泽隆史的场合的小说和动漫之后,却情不自禁地被桐嶋深深吸引了。动漫因为时间有限所以表现得不明显,看了小说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桐嶋的魅力。他知道横泽的失恋对象是高野,却因为顾及横泽的自尊心并不想让他继续沉浸在失恋之痛中而故意装作不知道。他为了减轻横泽的痛苦而闯入他的生活、吸引他的注意。他知道横泽因为失恋难过而一时失误犯下工作上的失误,所以不仅原谅他,还替横泽打圆场并安慰他。他把横泽带到自己的家里,介绍他认识自己的女儿,并提前买好女儿最爱吃的食品让横泽送给她,这样理所当然地就提升了女儿对横泽的好感。他因为不愿沾花惹草而一直戴着戒指,虽然妻子已去世多年。横泽再次遇到失恋对象高野而纠结心碎,他看在眼里,心里难受表面却还保持着冷静。为了让横泽认清现实,他告诉横泽他对高野的爱只是一种依存,这种爱是无望的,虽然这些话有些残忍,但却是事实。为了让横泽不要逃避现实,他也只能这么做。横泽生气怒吼再也不要见到他,他虽心如刀割却尊重横泽的选择。直到最后的告白,他告诉横泽要摒弃初恋注定无果的这种悲观想法,创造一次真正甜蜜的恋爱来成为初恋不就好了吗?并且他还说即使横泽暂时放不下对高野的感情也没关系,他能接受横泽的全部。从头到尾的细节处处都体现着他作为一个经历过恋爱的成熟男人对恋人关心的方式。这种境界真的不是高野、小律他们所拥有的,是必须经过时间的洗练、感情的磨砺才能具备的。说到这,想到有弹幕说一想到声优年龄就出戏,我个人觉得正是想要尽量真实表现这种成熟男人的恋爱才需要选用年龄大一点的声优,这样再合适不过了。像这样细腻表现成熟大叔恋爱的好作品几乎是少之又少,所以真的很爱这一对。要是什么时候国内的恋爱影视剧也能做出这么真实细腻的恋爱情节我就去看国产剧。在现实生活大多都是选择年龄相仿的伴侣,那么就让像桐嶋一样有魅力的大叔在二次元中与我为伴吧

在忙成狗的论文周不惜占用睡眠时间一口气补完了#Legal High# 一二季。本来刚开始有点难以接受表面看来很夸张的风格,但是看下来以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千万别被雅人叔故作夸张的演技给骗了w剧中价值观很耐人寻味w“真相这种东西,只有神才知道"不禁让我想到修辞学老师也说过类似的话,人的描述毫无疑问都带有主观色彩,谁都不可能做到绝对客观。所以所谓的真相无人可知,你认为正确的好的东西对于别人来说并不一定就是这样。踏踏实实做好自己,不要随意揣测别人,不要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别人,这些才是最重要的。强烈推荐给想当律师的童鞋,绝对刷三观~

假面木枝:

打响指的音乐节奏,放松你疲惫一周的身体。

来自挪威的音乐制作人——Kygo的电音一直是值得单曲循环的音乐。以制作其他歌手大热单曲Remix作品为人所知,作品质量均属上乘,他有很独特的属于自己的风格,曲中不可忽视的夹杂着小清新的元素。


Oh!

How quickly I come undone

Like melting ice on the sun

Why would that stop when I'm falling free

Midnight daydream


Oh!

You watch me and i'm exposed

Like lightning bolts in my bones

Why would that stop when I'm falling free

Midnight daydream

Midnight daydream

Midnight daydream


Oh!

How quickly I come undone

Like melting ice on the sun

Why would that stop when I'm falling free

Midnight daydream


Oh!

You touch me and I'm exposed

Like lightning bolts in my bones

Why would that stop when I'm falling free

Midnight daydream

Midnight daydream

Midnight daydream

假面木枝:

有时一夜之间多个梦境错乱显现,也有一觉醒来毫无时间感的错觉,午休的时间不长,却常常有种流逝了数天的遗憾。

在这世上作为唯一一种奇妙而存在的,找不到始终,寻不到生死的东西,只有时间。

一首清澈动感的安眠曲,晚安。

开森☺️

开始玩lofter惹!耶✌️~!

小关招苏的角色~

满满的温馨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