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y

狡啮慎也|青黄|关智一|福山润|关俊彦|速水奖|中村悠一|小西克幸|近藤隆|psycho-pass|code geass|fate zero|trinity blood|mirage of blaze|honey and clover|nana|the vampire diary|true blood

[青黄]背阳处之人[嫉妬心シリーズ2]

顿珍汉小空知:

好久没发青黄了有点小紧张呢。




这个意味不明的系列应该还剩一篇土银3z我最爱的3z哦哦哦但是在土银之前也许会先有原创耽美喵喵喵?【躺




通篇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思路已经起飞【升天.jpg




------




背阳处之人


 


1


这是青峰大辉这一夜第三次因为膝盖的隐隐作痛而从不安稳的睡眠中皱着眉醒过来。这一次他终于有些按耐不住,烦躁地坐起身。


第一次被痛醒的时候他蜷起身体去揉膝盖的动作弄醒了旁边的人,金发的男人翻过身用手臂缠住他的脖子,用睡意浓浓的声音问,「腿很痛吗?」


黑暗里他看到黄濑依旧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刘海滑落下来和睫毛纠缠在一起,温热的呼吸落在他一侧脸颊上,于是他也转过身去抱紧他,仿佛疼痛就真的消退下去一些。


第二次再醒过来的时候依旧是拥抱的姿势,只是略微分开了一些。青峰不想再吵醒黄濑一次,所以没有动,直到痛感变得模糊最终被睡意盖过。


第三次醒来的时候,黄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身到另一侧,也许是太热了,也许是做了梦。他懊恼地悄悄地坐起身,摸向负伤累累的膝盖。


青峰在黑暗的房间里缓慢地呼吸着,他的手绝望地在被子里想要抓住旁边的黄濑,又担心会弄醒他而作罢。他陷入这一晚最沉重的低潮,任凭疼痛和挫败感一起狠狠鞭挞在他后背。


大约过了两分钟,似乎没有刚才那般痛得难忍了,于是他又悄悄地躺下来。


背对他侧着身的黄濑其实醒着,他不敢动,怕被青峰发现他的眼泪把枕头打湿了一片。


 


半个月前,青峰所在的球队本季常规赛最后一场的第二节,一次简单而强力的进攻意外让青峰这几年多次受伤的右膝再次报废,下场紧急处理的时候就队医宣布了这个赛季接下来的比赛可能全部缺席。


「这是他这几年伤得最重的一次。」队医抓着教练的肩这么说,叹着气摇着头,仿佛还有更悲哀的事实未能出口。


那场比赛黄濑就在场下,他终于从忙得天翻地覆的工作里抽出时间去看了青峰的比赛,场边他兴奋地像是青峰大辉头号球迷。周围那么嘈杂,青峰摔倒时右腿一软砸在球场地面上的声音他却似乎清楚听到了,心跟着狠狠一沉。


青峰拖着那条紧急处理过的腿一瘸一拐从球队控室走出来就看到黄濑在外面等着。


「没事吧,小青峰?」他的眉头很少见地皱着,表示他真的在担心了。


「也不是第一次啦。」青峰耸耸肩。


「还要回到赛场去吗?」


「就算只是在场边坐着也要回去啊,不然会被其他人觉得我被撞废了的吧。」


黄濑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教练突然从一旁插了话,「大辉你现在就直接去医院吧,刚刚联系了木下医生,已经在准备帮你做检查了。」说罢拍了拍青峰的后背,然后转身往赛场的方向走。


「好。」青峰意外地没有什么反抗情绪。


「我也一起去。」黄濑的语气里夹带着有些幼稚的顽固,仿佛他知道青峰会回绝他一样。


于是青峰点了点头,像刚刚顺从了教练的吩咐那样答应了黄濑的陪同。他隐隐约约感觉到黄濑整个人都流露出想要与自己肢体接触的冲动,比如一个安慰性质的拥抱,或者抓住手、抚摸下脸颊什么的,但又因为各种原因在克制着。他并不经常这样子,通常他只是随着兴致任性地冲上来拥抱或者勾肩搭背什么的。这点微妙的不寻常让青峰有些发慌。


「你那是什么表情啊。」他只好蹙起眉低下头从黄濑身边瘸着腿走开。


黄濑马上追上来,略突然地揽过青峰的肩膀,又不是搀扶,又不是安慰。


青峰愣了愣,从黄濑那里传来的热量几乎灼痛了他。


 


像黄濑这样走到哪里都亮晶晶的人,无论做些什么好像都透露出一种神灵眷顾的感觉。在众多迷恋她的女孩子里选了谁作为女朋友也好,在各种各样可以轻松玩转的运动项目里坚持了哪一项也好,在那些想要与他签约的杂志社里最终投向了哪一家也好。


青峰不记得是谁跟他说了这样一段话了。


而实际上,黄濑没有在那些对他前呼后拥的女孩子里选择恋人,也慢慢地变得很少打篮球,最终也没有成为任何一家杂志社的专属模特。


尽管这样似乎让那一番「神灵眷顾」的发言似乎更加有道理了,但青峰仍然觉得难以苟同。他并不觉得他是黄濑的某个选择,也没有觉得被眷顾。他身边的那个黄濑,不是其他人眼里行走的光环,就只是黄濑而已。也许是过去的那个自己习惯了被黄濑捧得很高,也许是他在自己身边总是过分黏腻,青峰觉得自己像是黄濑世界里的太阳。他总是会答应他任性的约球,尽管会嫌弃地推开他嬉皮笑脸告白的脸最后却还是任由他贴在肩旁背后看杂志打游戏。


青峰因为掌握着莫名的优势心理而有点骄傲,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让黄濑开心或者难过的办法。


这么多年里,他都是这样爱着黄濑的。


 


「好了吗?我转过身了哦。」


黄濑背对着站在马桶边的青峰,根据减弱的水声判断他应该尿完了。


「小青峰真是的,有什么好害羞的嘛。」他架住右膝还绑着绷带的青峰,搀扶他走出卫生间,「又不是没见过。」


「连嘘嘘你都要盯着,黄濑你有没有点廉耻啊。」


「话说小青峰你刚刚是不是没有冲水啊?」


「哈?」青峰不可置信地看向黄濑,「你都不知道帮我按下冲水的吗?」


来医院探病的队友敲门打断了关于到底该谁冲水的争论,黄濑不得不飞快地返回卫生间操作按下了冲水键,然后打开了病房门。


「哟,好久不见。」队长后面跟着其他几个队员纷纷跟黄濑打了招呼,大概是黄濑来看了很多次比赛的原因,大家似乎都跟他很熟了。


「搞什么啊,怎么都来了。」青峰看起来有点不高兴。


队长不客气地往床边一坐,拿出年长几岁的架势勾住青峰脖子,「傲娇什么啦,明明很期待我们来看你的。」


这种男生间亲昵的动作总是传染性的,站在一边的相较年轻了许多的队友也不见外地揽过了身边的黄濑,「而且还不告诉我们病房的房间号,幸好问了黄濑前辈。」


虽然加了敬称但是那个亲密的动作依旧让青峰微微介意了一下。他多瞪了两眼,才发现黄濑那家伙今天穿了开口略低V领的T恤,因而更加介意了。


「季后赛没了我这么慌张吗?」青峰惯用的傲慢语气此刻有了几分自嘲的意味。


队长手上用了用劲,算是对他嚣张态度的教训,「大辉就好好养伤啦,在你回来之前我们会努力不要输掉的。」


大家都笑起来,好像都坚信着这个赛季或者以后什么时候青峰一定会回归一样。


明明都没有恶意,但这矫饰着轻松气氛的笑声和每个人都装作没什么大不了的态度让青峰焦躁起来。他看向了正在和他的队友说笑的黄濑,忽然平白无故心生了负面的情绪。


直到好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意识到,那是从他内心那谭挫败的沼泽里捧出的滚着泥水的嫉妒。


在送走了探病的队友之后,他恶作剧一样扯着黄濑的衣领问,「他们什么时候有了联系方式的?」他一边回想着黄濑和他的队友打成一片的样子,一边皱着眉有些凶煞地这样问。


 


早在前几年,每次受伤之后青峰总是会追问着他的医生问什么时候可以重返赛场,好像仅凭年轻气盛就可以令所有扭伤撞伤摔伤和筋骨的磨损魔法般恢复。


而这一次连黄濑都察觉到青峰对他的恢复进度并没有那么在意。


在那个青峰反复醒来的晚上之前,刚结束了几日的加班回到家的黄濑一进门就看到翘着腿躺在沙发上的恋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翻着他工作的杂志社这个月出的新刊。


「今天也好晚。」青峰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些埋怨,又好像只是平时那副带了点脾气的强调。


「在等我?」黄濑踢掉鞋子走到沙发边坐下,侧过身去看他看到了哪一页。


「『黄濑那家伙每天就在忙着搞这些东西啊』我刚刚正在这样想着,」青峰翻到最后一页,看着挂着黄濑头像的主编留言,「『女性fashion什么的好复杂啊,指甲做着这样亮晶晶的到底哪里好看,黄濑也挺能干的嘛』在想着这些。」


「是在夸我吗?」黄濑有点得意地笑了。


「谁在夸你啊。」青峰爽快地否认了,坐起身丢开杂志捧住那颗洋洋自得的脑袋去吻他的嘴。他冲动地想要久违地把这个家伙干到哭。


注意到对方还在介意着伤愈中的右腿,黄濑一个翻身骑上青峰的胯。「多少夸我下也不会怎样啦。」他抓住那只穿过耳边碎发停留在他脸颊上的手,笑得有些暧昧。


——真是得意过头了啊这人。


青峰缓缓闭上眼去回应黄濑的殷勤。他忽然觉得像是被他怜悯了,又或者是他的膝伤在嘲笑片刻前他想要干哭对方的想法。他越是想要起身压住黄濑分开他双腿粗暴又温柔地满足他,就越是介意着他受过伤的腿。明明已经隐隐绝望着不去考虑什么时候可以复出了,却又在这种时刻为了无力感而恼怒。


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羡慕起了黄濑。


他羡慕他怀里这人仍然能够奋勇直前无牵无绊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业,羡慕他在所有人面前都那么从容而闪亮,甚至羡慕他有两条不出毛病的腿。有一个瞬间他觉得黄濑太过明亮,让他身边的自己仿佛站在那光芒所带来的阴影里,几乎要为了这个时候挫败无力的自己而抱头痛哭起来。


 


那个晚上,他不断地被疼痛从梦中唤醒,似乎已经在慢慢好转地伤势又恶化了一般让他不安。之前尽量表现着不那么在意的样子而这个深夜他真正因为担心着之后的职业生涯是否还能继续而恐慌起来。


他那副不屑一顾的态度和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几乎就要坍塌了。


已经是第三次醒来的青峰一动不动坐了好一会儿,窗外似乎已经有了一丝临近破晓的微光,仿佛是为了抵抗那微弱的亮度,他侧身躺下来抱住面向窗户的方向睡着的黄濑。他蜷在了他的身影下面,嗅着他发丝上好闻的香波味道,想要重新睡去。


然后他紧贴着黄濑后辈的胸口感觉到细微的颤动,像是那个人正在安静地忍着不要哭出声来。


青峰像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样闭起眼睛,任凭那份有些悲哀的温柔和苦涩的睡意如同浪潮一般覆盖过他。


 


不久之后,青峰去见了主治医生进行了复查。


他花了一段时间去消化对方给出的复杂解说,就和以前受伤一样,总是要解释着一大堆的医学术语和结合他的职业运动所展开的实践性分析,全都是不重要的信息。他只关心是不是能够正常回到赛场。


「下次同一处再遭受这种程度的上海,你的职业生涯要彻底报废了。」


于是他只记住了这样一句话。


青峰想要自嘲地笑一笑,像所有饱经沧桑的人嘲笑年轻的自己那样。


他捧着那份死缓的判决回到了他和黄濑的家,意外提早下了班的黄濑正在收拾着行李。「要去哪里?」他皱着眉问。


「临时要出差两周,去欧洲。复查结束了?长濑医生怎么说?」黄濑站在他的行李箱旁边,像是一只随时都准备飞走的鸟。


「一定要去吗?」青峰皱眉的样子变得更加深重了一些。莫名地,那种被阴影所压过的感觉突然袭向了他。


「只是两周。」黄濑看着他,表情略微困惑。


青峰在那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段时间以来纠缠他的烦躁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他在嫉妒。他嫉妒此刻这个时刻都能够为了事业而奔跑起来的黄濑,他也嫉妒那份能够让黄濑从自己身边分神的事业,嫉妒那些和黄濑如此相熟的备战季后赛的队友,嫉妒世间所有能从黄濑身上得到眷顾的一切。他心里那个魔鬼从挫败的泥沼里爬出来欢呼一般高高抛起了嫉妒的礼帽。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已然承认了那个「神灵眷顾」的滑稽说法。


「长濑医生说,再乱来一次的话我就真的要退役了。」他深呼吸了一口气,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黄濑怔怔地盯着青峰的脸看了一会儿,仿佛想要捕捉什么转瞬即逝的脆弱。


「现在就要出发吗?」青峰向着他脚边的行李扬扬下巴。


「我可以找人替我。」黄濑停顿了一下这样答道,「果然还是没办法丢下小青峰一个人。」


「只是两周。」他重复了一边黄濑刚刚的话。


「但是……」


「够了够了。只是膝伤而已,你要可怜我到什么时候啊白痴黄濑。」青峰偏着头不耐烦地提高了音量。他防线上最后的骄傲将方才的嫉妒化作武器向着面前这人开了枪。


「我并没有在可怜小青峰。」黄濑看上去很冷静,「就算我不做什么的话小青峰很快就会没事的,至少这种事我还是清楚的。」


青峰看了看那张冷静的脸,说着「是吗」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我最讨厌给小青峰添麻烦了。」黄濑耸了耸肩笑了笑,「那么,这两周你要乖乖在家休息哦。」


「别说添麻烦什么的。」青峰回头看向他。


黄濑很快就收拾完拉开门向他道别然后离开了,像是刚才那个就要争执起来的对话没有发生过。青峰坐在沙发上仿佛要打发走什么念头那样开始看医生写的诊断书。他试图区分着每一个字眼的严重性,好像这样他就能权衡出以后的比赛他能怎样打。然而他只是更烦躁了。


墙上挂钟的指针朝他挥出影子,茶几上黄濑临走前打开的加湿器远远甩出雾气将他笼罩,身后的落地灯将光打在他后背。


忽然间刚刚所有出于防御而爆发的情绪哗啦哗啦掉了一地,滚烫的爱意漫过他的胸口让他想要把黄濑留下来,从那即将失去光亮的两周中将他夺回来。他丑陋的嫉妒也好糟糕的防御也好都是他不想承认的软弱,他害怕他不能骄傲地站在赛场上就与他害怕打开家门黄濑不在那里如出一辙。他一面嫉妒他如此明亮,一面又贪婪着那份光亮所带来的热度。


这样的自己根本算不上是黄濑世界里的太阳了啊。


行李箱轱辘滚动的声音突然传过来,紧接着门锁被旋转,那张控制着他息怒的脸重新出现在门口。


「不想去了。」黄濑叹着气神态自若地这样说。


 


——他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太阳。


 


青峰这样意识到。黄濑才是他世界里的太阳,在每一个清晨将他吻醒,在自己无法入眠的夜里不吝啬地分享每一寸温暖,只是笑起来的样子就多少将痛苦和烦恼驱散。


他是多么嫉妒那个拥有了太阳的自己。


 


他走过去拥抱了他。


那份拥抱的热度几乎灼痛了他,像是突然走到了正午的阳光下一般,他抬起手遮住眼睛。


 


FIN

   
© Sweet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29)
  1. Sweety頓珍漢小空知 转载了此文字